• <menu id="4aeew"><tt id="4aeew"></tt></menu>
    <menu id="4aeew"></menu>

    5分鐘了解|司法信息化與智能化的區別

    隨著我國司法信息化建設逐步從跟跑、并跑走向領跑,以往可以借鑒的域外司法信息化建設經驗越來越少,而以區塊鏈、大數據、新一代人工智能技術等為代表的信息技術變革方興未艾,這些因素使得司法信息化建設逐漸走入“無人區”,需要進行更加深刻與長遠的戰略規劃與思考。面對前所未有的機遇與挑戰,“信息化”與“智能化”這兩個基本概念問題亟待辨析。這種辨析不僅是簡單的技術層面的“名詞糾錯”,更是為進一步明晰智慧法院的建設目標和數字正義的實現路徑所做的必要準備。

     

     
     
     

    ●1.信息化與智能化的概念界定●

     
     

     

    《2006—2020年國家信息化發展戰略》將信息化定義為:“充分利用信息技術,開發利用信息資源,促進信息交流和知識共享,提高經濟增長質量,推動經濟社會發展轉型的歷史進程。”概括而言,信息化是指信息技術的應用引起的社會產業結構的變革過程。

     

     

    智能化是指人工智能技術的應用引起社會產業結構的變革過程。盡管科學界對什么是“人工智能”尚缺乏統一定義,甚至對于人工智能與計算機科學的關系也有諸多不同意見,但人工智能技術對社會產業結構的革命性影響,已經得到了政府、學術界與產業界共同的高度認可。

     

     

    十九屆五中全會不僅在科技創新方面提出發展人工智能技術的要求,更在提升產業鏈供應鏈現代化水平、發展戰略性新興產業、統籌推進基礎設施建設、加快數字化發展、加快國防和軍隊現代化等多個方面提出了智能化的發展方向。這是在深刻理解全球信息化發展趨勢,精準把握我國信息社會建設實踐基礎上提出來的新理念和新論斷。

     
     

    ●2.信息技術與智能技術的屬性差異●

    盡管信息化和智能化都是技術應用所引發的社會產業結構變革的過程,但信息技術和智能技術的原理屬性卻有著根本差異,厘清這種差異是深刻認識信息化和智能化發展規律的前提和基礎。

     

    首先,二者的技術目的不同。信息技術的目的是獲取、存儲、傳遞、處理分析信息,將感知信息轉換為可用信息。信息化的發展過程,就是如何使上述過程“更高效”的過程。而智能技術以人或更抽象的理性的智能為研究對象,其目的是把可用信息轉換為知識,進而在知識指導下以具有智能的方式達成目標。智能化的發展過程,解決的是如何實現機器“更智能”的問題。

     

    其次,二者的技術特征不同。判斷一項技術是否屬于智能技術,可以從“智能”的三個基本方面考察:感知能力、思考能力和決策能力。

     

    在感知能力方面
     

    傳統的信息技術只能記錄圖片、音視頻等輸入信息,并按照程序的預設進行有限的處理,并不理解輸入信息的內容;而智能技術可以“理解”語義、圖片、視頻等外界輸入的內容和邏輯關系;

     

    在思考能力方面
     

    傳統的信息技術是若干人為設定好的規則的組合,在任何情況下都只能按照這些規則執行操作;而智能技術一般可以主動優化最初設定或自動生成的規則,具有一定的學習和推理能力,并可能產生超出人類思考能力的結果;

     

    在決策能力方面
     

    傳統的信息技術不能自動設置目標,只能根據規則自動運行;而智能技術可以自主確定具體局部目標,在無人干預的情況下通過反饋不斷優化行為來實現總體目標。

     

    再次,二者的發展確定性不同。信息技術的發展具有確定性,不論是在“摩爾定律時代”還是“后摩爾定律時代”,信息技術的短期發展都呈現相對可預期的圖景。而智能技術的發展即使是在短期也具有較高的不確定性,根本原因在于智能技術的研究目標是創造“類人智能”甚至“純粹理性”,其核心動力是創新能力,而創新能力本身具有高度的不確定性。智能技術發展的不確定性體現在:第一,智能技術創新的理論方向選擇不確定;第二,智能技術創新的實現路徑不確定;第三,智能技術創新成果的具體形態不確定。

     

    最后,二者的應用場景不同。目前,信息技術的應用場景重點在于基礎設施,包括計算機硬件和軟件等計算設施、網絡和通訊技術,及其支持的物聯網、云計算等系統平臺。而智能技術的應用場景主要在于上層應用,包括:專家系統、智能體系統、智能信息處理系統和智能機器人系統等。

     

    ●3.司法語境下的信息化與智能化●

    廣義的司法信息化范圍與我國獨特的司法體系語境緊密相關,包括法院、檢察院、公安機關以及司法行政機關的信息化。狹義的司法信息化特指法院信息化,是指將信息技術應用于法院案件審理、政務辦公、公共服務等場景中的信息獲取、傳輸、存儲以及處理,從而促進審判體系和審判能力現代化的過程。下文的司法信息化和司法智能化均在狹義層面開展討論。

     

    如上文所述,信息化和智能化既存在本質差異也具有緊密的聯系,這種聯系在司法應用的語境中主要表現為:司法信息化孕育了司法智能化,司法信息化需要進化為司法智能化。

     
    (一)司法信息化孕育了司法智能化

    以1996年5月最高人民法院召開的“全國法院通信及計算機工作會議”為起點,經過二十余年的強勢推進,2016年全國法院已“基本建成了以互聯互通為主要特征的法院信息化2.0版”,在審判執行、司法人事和司法政務三類數據的集中管理都實現了突破。法院信息化2.0版本為法院智能化奠定了堅實的網絡支撐、場所支撐、系統支撐以及多樣化應用,實現了訴訟流程全在線、多平臺信息共享,奠定了司法審判和管理工作全流程全方位智能化的基礎。

     

    2015年7月最高人民法院首次提出“智慧法院”的概念,開啟了以智能技術應用為核心的司法智能化建設時代。2017年4月,最高人民法院印發《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加快建設智慧法院的意見》,要求構建網絡化、陽光化、智能化的人民法院信息化體系,以信息化促進審判體系和審判能力現代化。智慧法院以“高度信息化”為技術支持,主要目標包括全業務、全流程的信息化升級,以及全方位的智能化服務。

     

    總的來說,司法信息化對司法智能化的孕育作用體現在兩方面:從發展階段講,司法智能化是司法信息化發展到一定成熟階段的產物,智能化建設不能脫離或跨越信息化出現;從發展邏輯講,司法智能化是建立在信息化基礎設施之上的應用延伸,如果沒有前期信息化的豐富積淀,智能化就無從談起。當前智慧法院的建設目標正是通過推進法院信息化向智能化的轉型升級,實現審判體系和審判能力現代化,其本質是智能技術在司法審判活動中的深度應用。

     

     
    (二)司法信息化需要進化為司法智能化

    我國司法信息化向司法智能化進化是源自于深度挖掘司法大數據內在價值的客觀需求,源自于努力實現“讓人民群眾在每一個司法案件中都感受到公平正義”的司法目的,源自于全面推進審判體系和審判能力現代化改革目標的共同驅動。

     

    司法信息化向智能化進化,源自于深度挖掘司法大數據內在價值的客觀需求驅動。

     

    我國擁有全球最大的裁判文書網和全世界最大的審判信息資源庫,但我國的司法信息化也面臨著“司法大數據資源的效用遠未發揮充分”的問題。如何充分發揮我國司法大數據的世界領先富礦優勢,解決司法數據的多源高噪異質性、知識特征抽取的專業復雜性、數據安全和隱私保護的脫敏精準性等技術難點,從司法大數據中正確認識和把握司法審判規律,深度挖掘司法大數據的潛在價值,是當前我國司法智能化的重要議題。

     

    司法信息化向智能化進化,源自于努力實現“讓人民群眾在每一個司法案件中都感受到公平正義”的司法目的驅動。

     

    “努力讓人民群眾在每一個司法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義”,是新時代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對政法工作提出的明確要求。一方面,實現個案正義的理念不僅以降低司法成本、提高司法效率為目標,還以兼顧個案公正與普遍公正司法效果為價值追求。相比在提升司法效率方面的顯著成效,司法信息化在有效推進公平方面則遇到更多困難,突出表現為智能化程度不高。另一方面,實現個案正義的理念不僅以達到法律適用嚴格依法裁判的形式正義為目標,同時也基于類案智能搜索和推送等技術推進具體案件中實質正義的實現。

     
    司法信息化向智能化進化,源自于全面推進審判體系和審判能力現代化的改革目標驅動。
     

    審判體系現代化意味著審判資源協調配置應當具有動態性、全局性、科學性,這就要求在當前數字化、信息化、網絡化的基礎上,利用智能技術深度挖掘審判流程和審判資源運行規律,實現對審判全流程開展實時、全局和精準分析;從管理角度對審判人員精準畫像,建立審判人力資源利用最大化的管理機制,實現智能化的審判輔助、流程管理和監督預警。審判能力現代化不僅要求運用信息技術實現審判事務性輔助工作的自動化,更要求運用智能技術尋找我國司法語境下嚴格依法裁判合法性和法官自由裁量合理性平衡點,實現法律適用過程由個人經驗向司法知識的轉變。

     

    ●4.信息化智能化認識誤區及其后果●

    綜上所述,基于信息技術和智能技術的技術原理差異,信息化與智能化既有差別又有聯系。具體到我國的司法語境中,二者的關系表現為司法信息化孕育了司法智能化,司法信息化需要進化為司法智能化。但是,在當前的理論研究和應用建設中,有部分觀點簡單地認為智能化是信息化的另一個“時髦”說法,或片面地認為按照傳統的信息化建設思路再融入一些所謂智能模塊,智能化就能自然實現。這些認識誤區對于全面深化智慧司法建設,實現審判體系和審判能力現代化有害無利。

     
     
    (一)導致計算機科學與法學交叉學科研究陷入困境

    對信息化與智能化的屬性差異和聯系認識不足,可能導致計算機科學與法學交叉研究開展的困境,進而影響信息化建設和智能化建設,主要體現為:

     

    首先,在當前計算機科學與法學交叉研究熱潮背景下,對信息化和智能化的差異性認識不足容易導致概念附會,制造學術泡沫。

     

    其次,由于缺乏對信息化和智能化的基本內涵和內在原理差異的清晰認識,導致相關研究缺乏統一的對話平臺,不同研究成果之間很難進行有效交流和借鑒。

     

    最后,信息化和智能化的基礎理論認識偏差,導致難以建立科學完善的司法人工智能理論體系。討論智能技術在司法場景的應用邊界,應當建立在厘清“什么是智能技術、智能技術能做什么”的基礎之上,才有可能科學理性界定司法權力與智能技術的讓渡和底線問題。

     

     
    (二)、導致司法智能化技術規劃出現偏差

    在司法場景下,由于對信息技術和智能技術的差異認識不清晰,對司法智能化建設可能存在估計過高或者過低的問題。由于過于樂觀,將司法信息化的成果作為智能化成果盲目自信,“已然屹立在‘智慧’的高峰,一覽眾山小”;或者過于保守,低估智能技術可以解決的問題范圍。這些認識偏差可能導致在人工智能浪潮的整體紅利消退之后,智能化的可持續發展推進困難。

     

     
    (三)、導致司法信息化與智能化建設機制的錯位

    在過去一段時間,我國司法信息化建設取得了舉世矚目的成果,已處于世界領先水平。這些成功經驗不僅為信息時代的世界司法信息化提供了參照樣本,同時也為我國其他領域的信息化提速樹立了典范。然而,智能技術發展具有高度的創造性、探索性和不確定性,決定了傳統的信息化建設機制無法滿足智能化建設的制度保障需求。

     

    2020年9月,習近平總書記在主持科學家座談會時指出“我們必須走出適合國情的創新路子,特別是要把原始創新能力提升擺在更加突出的位置,努力實現更多‘從0到1’的突破。”智能技術的發展從本質上講是原始創新能力的培養和提升,而我國的司法智能技術還面臨著突破若干關鍵問題的現實挑戰。建立符合智能化內在邏輯的全新機制,為司法智能技術的可持續進化提供制度保障,是當前司法智能化建設的當務之急。

     

     
    (四)、導致建設與評價機制的脫節

    信息技術的成熟性和確定性,決定了信息化建設可以采用先行定時定量的確證指標評價方式開展。但是,與信息化建設常用的普及率、投入率、專利數等客觀可量化成果不同,智能化的本質產出是技術創造力。我們無法精準地預見創造力的投入與產出回報周期和回報率,甚至無法預期和避免可能來臨的長期技術困境。所以,智能化建設的評價機制必須脫離傳統確證指標的模式,為研究者營造良好的科研環境,鼓勵開展前沿問題的自由探索,重點開展針對智能技術天花板的科研攻堅。

     

    ●5.挑戰與機遇●

    以“智慧法院”為核心的法院信息化建設已進入全面提速階段,司法智能化建設正處于信息化向智能化轉型的關鍵窗口期。隨著我國司法智能化建設進入“無人區”,傳統法學研究借鑒和移植英美法系和大陸法系等法治發達國家經驗的方法已難以適用。具體來講,應當從理念創新、科技創新和模式創新三方面著手,探索適合我國司法智能化的建設路徑。

     

     
    (一)開放理念創新,搶占司法智能化戰略的全球制高點

    當前,我國司法信息化建設正處在信息化向智能化轉型的關鍵窗口期,應當及時總結和發揚信息化建設的優秀經驗,充分認識信息化與智能化的客觀屬性差異,促進信息化進化為智能化。探索智能技術與司法審判融合發展的新路徑,從頂層設計層面盡快完成中國司法信息化建設向智能化建設的思路轉型,為中國“智慧法院大腦”持續注入強勁的智力動能。這是我國司法信息化建設保持全球領跑姿態,搶占智能化戰略制高點的重要戰略機遇。

     

     
    (二)聚焦科技創新,提升中國司法智能化的科技原始創新力

    當前在司法場景中應用較為成熟的智能技術,例如,庭審語音識別、人臉圖像識別、案件信息自動回填等,大多是移植通用領域的人工智能技術,而在法律長文本語義理解、法律信息檢索、類案智能推送、精準量刑輔助、法律智能問答等司法特殊場景中的應用,則普遍存在應用效果方面的缺陷。中國法院信息化已經在世界上樹立了網絡覆蓋最全、數據存量最大、業務支持最多、公開力度最強、協同范圍最廣、智能服務最新的樣板。我們應當深入挖掘司法場景對智能技術研究的“反哺”優勢,推動我國人工智能技術的原始創新取得“從0到1”的原始創新突破。

     

     
    (三)探索模式創新,打造中國司法智能化建設的“政產學研用一體化”新模式

    探索司法體制改革“深水區”和司法信息化建設的“無人區”,要求我們必須敢于模式創新,及時轉變傳統的以項目方式驅動的信息化建設模式。進一步嘗試構建體制改革與信息化建設任務深度融合、法學領域與計算機科學領域相向而行,人民法院、高等院校、學術科研機構、科技企業與用戶高度協同的“政產學研用一體化”建設新模式。

     

    當前的司法智能化建設者,肩負著保持全球信息化領跑姿態,搶占智能化戰略制高點的重大歷史使命。這就要求我們應當充分認識到信息化與智能化技術原理的根本差異,認識到司法信息化與司法智能化的孕育與進化關系,及時總結和發揚司法信息化建設的成功經驗,從理念創新、科技創新和模式創新入手,迅速完成信息化建設到智能化建設的思路轉型。秉承“功成不必在我”的奉獻精神,“持續用力,久久為功”,深耕司法場景智能技術的升級和進化,從而“實現現代科技與司法工作的深度融合,促進審判體系和審判能力現代化”。

     

    瀏覽量:0
    發布時間:2021-06-25 10:00

    NEWS

    ?

    新聞動態

    人妻熟妇的呻吟,a午夜福利精品国产电影,乌克兰Free XXXX性16
  • <menu id="4aeew"><tt id="4aeew"></tt></menu>
    <menu id="4aeew"></menu>